• <li id="3u0qgj"></li><address id="3u0qgj"></address><tbody id="3u0qgj"></tbody><li id="3u0qgj"></li><ins id="3u0qgj"></ins>
        • <font id="3u0qgj"></font>
          1. <big id="ldi1to"></big><sup id="ldi1to"></sup>
            1. 母嬰知識網-新媽媽育兒知識網站

              注冊 網站地圖
              母嬰知識網> 後台管理> 正文

              星力七代/遇見,便是花開

              • 2019年12月16日
              • 會員管理

              星力七代【a5805.com】自創建以來,以其穩定、安全、快捷和良好的信譽得到了各界同仁的一致認可和好評。一路走來,星力七代秉承創新、高效、共贏的理念,歡迎各大彩民入駐我們的平台!

              <br><br>我生來就是一個好勝的女孩子

              三毛說,流浪本身是一場旅途,它並不孤獨。
                是啊,擁有自由不羁的靈魂的三毛,充滿著對生命的熱愛和渴望。于她而言,心在哪裏,風景就在哪裏。即使是在遙遠荒漠的撒哈拉;即使是難盡人情的異域撒哈拉威人;即使是風沙漫天家徒四壁……于她,卻是人間絕無僅有的風景。因爲,三毛將心棲息在了戈壁撒哈拉。
                三毛與荷西的愛情曆來爲人稱頌。在遙遠的撒哈拉沙漠,三毛度過了人生最爲精彩燦爛的6年。這6年,三毛陸續寫出多篇脍炙人口的文章,文辭靈動,頗有少女的甜蜜和嬌嗔,可見,三毛這顆流浪的心,于荷西這兒,找到了最終歸宿。三毛與荷西的遇見,便是這撒哈拉沙漠裏盛開的最美風景。
                人生中,能有多少次遇見,又有多少視而不見?看不見的,是因爲心不在這裏。于你眼中,亦無風景可言。即使是卞之琳的橋上風景,也無法裝飾你的夢,所有的一切,索然而無味。
                莫小米說,遇見是一場盛大的歡喜。因爲有美好的風景——至少在你的眼中認爲是,足以使你歡欣雀躍。
                下雨天,撐一把傘,走上街頭,漫無目的。沿著斑駁小徑,拐入一條不爲人知的小巷。四周攀附著爬山虎,綠匝匝的一片,朦胧的霧氣中醞釀著草木的清香,嗅出是泥土的飽滿和摻雜著果實的香甜,是迷人的醉。
                一對戀人約定今天見面,不料中途天卻下起了蒙蒙細雨。男孩將外套脫下披在女孩身上,兩人在雨中漫步,這雨的世界,在彼此眼中,是最美的風景。
                一位送快遞的大叔,懷裏抱著一摞包裝盒,大小不一,最上面用一層薄薄的透明紙遮擋,似乎有些弱不禁風,他一邊跑心裏一邊咒罵:“該死的下雨天!”
                路邊一位媽媽牽著她的孩子走來,小男孩興致勃勃,不停地踢踏著路邊的水窪,濺濕了他的褲腳,媽媽不耐煩地皺著眉:“髒!”小男孩卻玩得不亦樂乎。
                風景的好壞因人而異,用心體驗,當下亦不失爲一種美好。
                撿別人不要的垃圾,淘破爛,在垃圾堆裏尋找,三毛每每淘得一件稱心如意的物件都如獲至寶。她小心翼翼地擦拭,打磨上光,讓每一物件保持原有的身份,即使是有裂縫的瓦罐,亦或質地粗糙的陶坯,也是一種獨特的殘缺之美。
                沒有什麽特定的限制,遇見,就喜歡上了。三毛說,遇見你,星力七代的世界裏花就開了。
                于我,你是盛開的最美風景。

              柔和的人造光線輕撫著黑夜的臉廓,臨江的落地窗上映著我孤獨的背影。擱下筆,擡眼看天——深邃的天空中一輪圓月忽明忽暗,發出白幽幽的光。循著月光,我推開落地窗走到朔風漸起的江岸。江那邊隱約可見帥氣挺拔的小夥挎著衣香鬓影的女郎拐進霓虹閃爍的影劇院,想必是看《花樣年華》的吧。江風裹卷著鹹腥的苦味向我襲來。我緊了緊衣袖,有著了回來。桌上的野葛粥已涼透了,呷一口,苦澀中亦含著甘甜的引子。
              唉!人老了,終究抵不過時間的洪流……“娘,真好吃,我還要。”我雙眼滴溜溜地盯著娘手中的野葛糊。“好,好……別撐著!”娘顫抖地說道。是野葛滋養我們兄妹六人成長著。妹妹出嫁前,娘還教她怎樣磨出葛粉來。
              後來,我跟著娘上山拾柴,才看到野葛的模樣:長得像長豆蔓,葉子毛茸茸的。像葡萄葉,巴掌大小,葉面上布滿了細密的微茫,像手臂上的汗毛。循著葛蔓一叢大碩的紡錘形根塊,像母羊的乳房。最終,母親沒挖。她知道,根在,野葛兒才不會朽,那是來年幾個月的口糧。回來後,娘撣撣根莖上的土屑,洗刷幹淨,切片,晾在竹簾上。葛香四溢,像青草的氣息彌漫著。曬幹後,碾壓,紅土似的葛粉,封入瓦罐。每每我們兄弟餓極了都會纏著大姊,讓她趁爹娘下地時燒鍋做葛餅子。
              滋滋的圓餅子加上一碗稀溜溜的葛粉粥順下去,人立馬向充了電一樣,神氣倍增。但由于貪吃,家裏的瓦罐常常見底,幸好娘勤快,才未至斷炊。前些年,我回家省親,特地帶了兩大包精致葛粉。爹問我這是啥寶貝,我說是葛粉,他臉立馬拉的老長。當面沒說,等我走以後,他立馬就給扔了,還數落我:就帶著玩意兒來糊弄你爹!的確,老人吃了一輩子苦葛,至今反胃。但他不知,現在葛粉成了藥膳,價格一路攀升!娘過世後,我回去掃墓,發現娘的墳頭上竟長著一叢野葛,新鮮的蔓兒簇著紫紅的小花。我想,是娘寂寞了,種些野葛作伴。于是我拾掇了其他的雜草,唯獨留下了野葛。末了,還掐了半株貼心裝著……“嘟……”江上的郵輪驚醒了酣然的我,天已大亮,幾只白鴿迎著晨曦撲棱棱地遠去,漂亮的尾羽劃出道道金色弧線……
              我明白,無論世代更替,星力七代都會守著野葛,守住苦澀,守住那一份曾經的清貧。在咀嚼歲月的艱辛中體會父母饋贈的今天的香甜……

              關鍵詞:

              聲明:本站原創/投稿文章由來自于網絡作者玉米視頻,轉載務必注明來源;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母嬰知識網立場,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如有侵權、違規,可直接反饋本站,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