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浩渺,珠峰絕頂,長江無盡……
  你無法诠釋生命的輕重,你無法徹底了解宇宙的浩渺奧秘,你無法感受珠峰的極度嚴寒,你無法躺在長江的懷抱,隨波逐流……
  世界是虛幻的,沒有人知道它是爲何而生,又將爲何而滅。然而,在這巨大的自然界面前,渺小的人們也並非無能爲力。你,也只可以征服,人也只有征服!
  第一個踏上月球的征服者說:“中華兼職網的一小步,將是人類科技的一大步!”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征服者說:“每一個人都是一座山,世界上最難攀越的山,其實是自己!”流經長江每一條支流,由源頭直至入海口的征服者說:“生命只有在水流中可以稱量輕重!”
  對,只有征服才有信念,只有征服才有勇氣,只有征服才有力量。今天勤奮的你征服了昨日懶惰的你;耐旱的仙人掌征服了幾萬年前那片炙熱的土地;頑強的蚯蚓征服了從前軟弱的本性,國破家亡的南宋詞人李清照征服了曾經天真爛漫的自己。
  因此,征服者說:“人類的飛躍不是靠天資的聰穎,不是靠後天的勤勞努力,不是靠社會的進步,靠的是人類的不斷追求,不斷實踐,以及那顆征服自然的心。”你可以懷有滿腔熱血,你也可以沒有滿腔熱血;你可以擁有好奇的心,你也可以沒有好奇的感知,但是,你必須要有征服的心。
  然而,征服者說:“時間往往不夠,你必須懂得探索,挖掘學識,開創新紀元。”人類都是在不斷地探索中發現事物,發現奇迹,從而擁有欲望,敢于征服。征服者首先征服的是自己,自己確實是人一生中難以攀越的山。即使到達頂峰,你會發現自己失去了許多。甚至,有時,你會發現自己仍然處在山腳下。
  最終,征服者說:“失去的也許是青春,是活力,是金錢,甚至是雙手,雙腿,但得到的往往是比這一切更重要的東西。”這也許是一顆坦然舒適的心,一夜靜谧的星空,一汪平靜清澈的湖水,一片開闊的天空,一個廣闊的胸襟。
  在失落的時候,你垂頭喪氣,但……
  在滿足的時候,你歡笑欣喜,但……
  在憤怒的時候,你豎眉瞪眼,但……
  在傷心的時候,你默默哭泣。可是,在夢的最深處,夢回故鄉的烏啼聲中,總會聽到征服者這樣說:“征服一切的自己,自己征服一切……”

 喜歡這樣的感覺,淡淡的,夢一般恬靜,水一般柔情。

喜歡這樣的日子,素雅潔淨,輕若風,悠若雲。

于淺笑安然裏執一縷墨香,聆聽陌上花開的聲音,那些牽牽念念,也便穿過紅塵歲月,溫軟了一懷恬淡。

倚窗而立,臨風遠眺,凝眸間,總有一些情愫簡約明媚,總有一些滄桑,滑過流年,漸行漸遠成笑靥中的逝水沉香。

許是習慣了在記憶深處,撿拾大大小小似曾相識的過往,哭過的,笑過的,早已滲入骨髓,又于默默裏,演繹成了端然。常常不自覺地想,今生逢著的人,遇見的事,是不是冥冥中早已注定?人生原本就該有很多的磨難,只是,沒有什麽傷痛值得我們傾盡一生去背負。哭過了,才更懂得笑容的燦爛;失去了,才更懂得什麽叫珍惜......

喜歡在雲淡風輕的日子裏,悄悄背上行囊去遠行。生活中,可以沒有榮華富貴,但不可以沒有清風、暖陽;人生中,可以沒有扶搖直上,但不可以沒有快樂和守望。

一壺酒,一弦琴,一溪雲,算不上奢侈,卻可以讓心甯靜。將這個喧囂的世界推到遠方,暫且放下一樓煙雨中的煩憂,給心靈一個休憩的空間,讓快樂隨心所欲去流浪。

常常幻想:綠水青山間,有一處小築,溪水潺潺,桃花點點,心累了,就在這裏小憩。雲深處,撫一曲筝音,心語、自然兩纏綿;輕吟間,安了夢,醉了眼。

其實,不是沒有傷,也不是沒有痛,或許經曆的太多,心,才漸漸學會了堅強。把一切無法遺忘的交給時間去淡忘,把一切不能卸下的交給風兒去撫慰,攜一抹明媚,遮蓋憂傷,淺笑流年,只想讓快樂多一些,只想讓美好濃一些。

因爲一直相信:明媚著,便是快樂;快樂著,便是美好。

生命若歌,起伏跌宕,聲起聲落,我們每個人都是歌者;浮華塵世,生命如茶,或濃或淡,或苦或甜,需要我們用心去品嘗。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改變能改變的,接受不能接受的,也許,我們無法把握未來,但我們卻可以左右現在。

浮華三千,只做自己,紅塵紛擾,中華兼職網自安然。素色年華裏,展一卷心瓣,綻一世書香,不需刻意,不需掩飾,指尖溫婉一份歲月靜好,茶韻氤氲一眸低眉淺笑。

拈一指流年,守一份安然,心,永遠微笑向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