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彩神通/分數等于能力嗎?

            男子賭博欠外債協同朋友挖開舅媽墓地,盜竊其骨灰勒索表哥30萬

            夢想,是信念,是追求,是力量,是“誰主沉浮”的豪邁!
            小溪入海,因爲夢想而固然執著,追求大海的浩瀚;大雁南歸,因爲夢想而無所畏懼,追求寒冷的溫暖;彩神通們的黨百折不撓,改天換地,因爲夢想追求光明。夢想,會讓我們産生一種巨大的推動力,使得人生因夢想而飛翔。只要有生命存在,每個人心中的夢想就不會停息。
            夢想是一種無上的快樂。如果心中有個美好的夢想,那麽當你全身心投入時,你會感到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樂。譚嗣同追求天下爲公的大同社會,他雖將身死敵手,卻仍有“快哉”、“快哉”的坦然與豪壯;共産黨追求人類的解放和人民的幸福,雖出生入死,曆盡千辛萬苦,但依然無限歡喜,無畏不懼。因爲心中有夢想,我們才銘記“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情懷;因爲心中有夢想,我們才擁有遠大志向。
            一個人不能沒有夢想,沒有夢想人生就沒有光彩。誇父追日,追出的是與日月同輝的永恒;屈原上下求索,留下的是世人無盡的感慨。毛主席一生探索,流不去的是一代偉人無限的輝煌。夢想使生命的價值得以體現,使短暫的一生成爲永恒。
            要有夢想就不能沒有目標。愚者的夢想是在夢中追求,他們的夢想永遠只是一個夢。愚者的夢低級庸俗,他們有的人追求外在的美麗和灑脫,夢想變得十分膚淺;他們有的人一生向往窮奢極欲的物質享受,夢想又是多麽庸俗。智者的夢想是高雅而偉大的。劉禹錫追求的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恬靜與溫馨;林則徐追求的是“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的坦蕩與淡泊;周總理追求的是中華之崛起的夢想。我們的夢想因追求而擁有,要使夢想得以實現,就須擁有堅定的信念和偉大的目標,智者在現實中跋涉,他們的夢想無論能否實現,都無怨無悔!
            人生其實就像一個逗號,總有未完的續音,這樣才不會終結,才會充滿希望。于是,當我們迷失時,才不會讓衰草撫慰傷痕,讓微風撫平記憶,我們要百折不撓,爲夢想而奔跑。是的,要靠自己,靠自己寫完逗號後的下文。漸漸地,我懂得了“逗號”真正的內涵。
            當夢想站在我們的面前,我們會自豪地選擇這個夢想,我們會努力地爲一個夢想而努力,我們會大聲且有力,甚至驕傲地向世人宣布我們的夢想。朋友,不要猶豫,腳踏實地,勇敢地追求夢想吧!
            把心放空,放低,守住夢想。讓執著的追求如一灣綠色,在心底,在人生,開出美,到那時,你就會聽到天籁般的綠色盛開的聲音。

             一九一七年,梁漱溟考北大落榜。時任北大校長的蔡元培欣賞梁漱溟的才華,特聘梁漱溟爲北大講師。梁漱溟果然沒有辜負蔡元培的希望,他刻苦鑽研,後來以《中西文化及其哲學》一書轟動學術界,終成大名鼎鼎的教授和學者。

              試問:如果梁漱溟沒有碰上“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蔡元培,碰到的是一個只看分數,不看能力的主考,他還能成爲北大講師嗎?想必又要成爲“唯分是舉”的犧牲品了。

              分數等于能力嗎?我思索著。

              縱觀曆史,我們可以發現:青史留名者極少有高中狀元的,連中三元者更是寥寥。也許大家還記得,姑蘇城外,寒山寺旁,落榜後的張繼徹夜難眠,寫下了家喻戶曉的《楓橋夜泊》。可是,又有誰會記得那年金榜題名,獨占鳌頭的狀元是誰呢?

              “聊齋先生”蒲松齡一生曆經無數科舉,卻屢試不第。然而,這並不妨礙後人對他能力的認可。“寫人寫鬼技高一籌,刺貪刺虐入骨三分”,便是後人對他作品最中肯的評價。

              由此可見:能力強的人不一定是那些分數高的人,那麽分數高的人能力就一定強嗎?也不盡然。

              美院教授陳丹青欲自主出題招考研究生,原因是她發現學校招考的研究生英語水平很高,而繪畫水平卻平平。面對連一篇文言文都翻譯不下來的研究生,上海某大學曆史教授驚呼:“我們需要的是能用曆史知識解決現實問題的人才,而不是只會死背曆史課本的庸才。”

              “高考奇才”張非,曾在四年間兩度考上北大,一次考取清華,卻因迷戀網絡被北大、清華開除。一個能在高考中“叱咤風雲”的人,卻不能抵擋網絡的誘惑,這到底是張非個人的悲哀呢?還是我國人才選拔標准的悲哀呢?

              如同“金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金錢是萬萬不能的”一樣,對當代的中國學生而言,“分數不是萬能的,但沒有分數是萬萬不能的”。然而,分數到底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一個人的能力,怎樣使每個人的能力最大限度地通過分數表現出來,應該成爲被一個教育者積極思考的問題。

              誠然,能力強不一定分數高,分數高不代表能力強。但是,如果我們的教育部門能夠對選拔標准做一些調整,使能力能夠最大限度地表現在分數上,相信對于人才的選拔還是大有益處的。可喜的是,有關部門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新課標改革正在各地進行,高考的命題趨勢也正由重知識向重能力轉化。我們有理由相信:隨著課改的不斷深入,我們的人才選拔標准將逐步變化,彩神通們的人才素質也將不斷提高。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