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茫星空,須臾人生。每個人的生命軌迹猶如一個開口向下的抛物線,有最高點。只有讓微升符號們的生命奮力奔跑,直達人生高點。

達人生高點,需選擇正確人生方向。若曹雪芹爲《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那周汝昌研究紅樓夢耳聾目瞎,究其六十載。若曹雪芹使《紅樓夢》成爲中國文學史上一座裏程碑,那周汝昌便是紅學研究的一個重要標志。他成爲紅樓夢第一研究人,一生中有60多部學術著作問世。在這其中,《紅樓夢新證對紅學研究有重要意義。稱有紅雪著作奠基之作,雖周老已駕鶴西去,但他的豐功偉績始終于紅樓夢刻在時鍾的軌道上,名垂青史。他因選擇了正確的人生方向,使他在奔跑的生命中,達人生高點。

達人生高點,需把握人生前進速度。如今多少夢幻著一夜暴富的神話,多少做著一夜成爲巨星的美夢。進入加急時代的我們處處充滿了快的味道,作爲一名高中生。讀書是一種幸福的享受,而享受的過程中便是慢的閱讀,慢讓我們的心裏與書香韻味雜糅在一起,淨化出一塊無暇的心靈淨地。在前進的人生路中,適度緩下步伐,讓心靈歇息,才會細嚼慢咽出生活的五味,體會出中華文化精髓所在,領略學習真谛。使我們的思想得以升華。因此,若達人生高點,需握把好前進的速度。

達人生高點,需做出無憾人生的行爲。“不能給病人帶來痛苦與危險,我要清清白白的行醫和生活。”這是一位白衣天使最愛的誓言。她總是被情緒失控的病人打得頭破血流,縱使臉部被打腫,到處是淤青。而在他的心裏,沒有抱怨,更沒有仇恨,有的是一種純潔的愛。在職業中,他有的只是謀好其職,竭盡全力。在這位以德報怨的白衣天使便是何遙。

晃晃生命,茫茫宇宙。在短暫的人生中,開放每一朵花兒,都需我們選擇正確的人生方向,把握前進速度,做到無悔于心。再讓奔跑的生命。不論風吹雨打,都無法阻止你前進的腳步,直達人生高點。 

我雖稱不上走遍天下,但到過的風景名勝已不計其數,卻總覺得風景名勝有的只是美景,而缺少了濃郁的感情。唯有那兒,給我留下了無盡的幸福回味。

那兒不特別,卻充滿了神奇;那兒不華麗,卻比宮殿還有魅力;那兒不是舞台,卻奏出了最幸福的樂章。那兒,就是我曾經就讀了六年的小學校園。

人生第一節課,從那兒開始。我至今還記得,老師用她那只纖弱而有力的手在黑板上寫下的拼音字母,從她那深邃的目光中傳遞出的對我們的殷切期望。從認識“a,o,e”到拼寫詞語,這一點一滴,老師的不倦教誨漸漸彙聚成我們體內的能量。時間一天天過去了,我們也慢慢長大了。幸福,很簡單,就是慢慢地汲取知識的營養。

人生第一位朋友,在那兒遇見。“我們爲什麽能成爲朋友?”我現在問朋友這句話,答案卻是不知道。是的,時光把許多東西都沖淡了,但那些發生在那兒的快樂回憶,卻依然清晰。我們都是小孩子,都貪玩,都無憂無慮,快樂得像只小鳥。玩老鷹捉小雞,玩丟手絹,玩過家家,蕩秋千,玩單雙杠,整個校園都洋溢著我們的笑聲。那笑聲就像神奇的音符,奏出了童真和快樂。幸福,很簡單,就是和小夥伴們盡情地嬉戲。

人生第一次塗鴉,在那兒實現。那塊舊黑板還在嗎?是否已經換上了嶄新的黑板?老師,您問我爲啥對那塊舊黑板念念不忘?因爲我喜歡在黑板上畫畫,在黑板上寫自己的名字,在黑板上描繪出我心中的藍天。黑板上的畫和粉筆字也許早已被抹去,但是那兒的記憶卻永遠無法被替換。幸福,很簡單,就是能做好自己喜歡的事情。

童年的身影漸漸遠去,如今的我已經長大。我到過很多的地方,繁華的都市,甯靜的鄉村,壯闊的大海,巍峨的高山,都不能抹去那個平凡的地方所留下的不平凡的記憶。記憶裏,那兒始終未曾改變,不斷觸動著微升符號的心弦,總能流淌出幸福的回味。